PP的小眼睛大世界

關於部落格
If you enter this world knowing you are loved



and you leave this world knowing the same,



then everything that happens in between can be dealt with.
  • 65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5年MJ大審判首席律師回憶錄

文/托馬斯·梅瑟奧

Jackson的審判很特別。媒體對它的關注甚至超過了辛普森和彼得森兩個案子的總合。當判決后,每個城市的人們把收音機,電腦和電視定在那個節目收聽,這位“音樂之王”比任何人都更受歡迎了,包括貓王。

杰·雷諾、克里斯·塔克、麥考利·庫爾金、喬治·洛佩茲和一些知名度上稍遜的明星們都出庭作證了,拉里·金作了未出席證明。這件案子在140多個證人出席的情況下持續了5個多月。24小時候審,包括重新制定的訴訟,強調這了件案子的普遍性。

2003年11月,當70多名圣巴巴拉警察搜查Neverland的時候,我正開車從加利福利亞到洛杉磯。剛剛結束了9天的假期正準備接手安排在2004年2月的羅伯特·布菜克的謀殺案。要求我去洛杉磯為Jackson辯護的電話瘋狂地響起來。我拒絕了,因為我認為我無法同時處理2個案子。

布菜克的案子從挑選陪審員開始,我和客戶產生了法官也不能解決的嚴重分歧,幸好她同意了我的取消提議。很快,Jackson的弟弟蘭迪又給我打電話問能否為他的哥哥辯護。我飛到佛羅里達州,那里是我第一次認識Jackson的地方。

抵達后,我被Jackson和蘭迪告知他們已經在醫院里和約翰尼·科可倫談過了,約翰尼說我能打贏這場官司。我認識約翰尼,雖然不是親密的朋友,不過我很吃驚他能這麼熱情地談論我。

三周后,Jackson想讓我和我的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蘇珊為他辯護。我回到佛羅里達州后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理解,冒險開始了。

我第一次見Jackson的時候他幾乎什麼都沒說。他遠遠地坐著講述其他的問題,我不知道他是故作神秘還是僅僅在以自己的方式在講述。那會我不確定他是否已經被指控犯罪了。

我保留著大量的媒體報導,一個反Jackson的記者立即在“今日秀”上說我有一個非裔美國女朋友並且加入了黑人教會。其他的律師也沒有幸免,一位在“早安美國”上面被說成因為太少人為Jackson辯護而自願離開。這些都是小報,就象葛拉爾多·瑞弗拉和比爾·賴利一樣挑剔我的外表,我認為他們是被控方律師買通了,那是個考驗。

開始,Jackson難以接近。我搜索所有的書店和網站上關于他的生活和習慣的文章。我把它們都讀了一遍,甚至兩遍。和他見面時驗證了我對這些指控的懷疑,他是一個有禮貌,善良的人他敏感,直率,富于創造性,不可思議他的敵人怎麼會把他描繪成一個怪物。

孌童指控方面的材料已經夠多了,但其他的索賠方面的材料則很少,指控方聲稱Jackson設計了一個陰謀來囚禁了一個家庭,綁架兒童並且進行敲詐犯罪活動。我可以向你保證Jackson連想都不會想那些行為。越深入地和Jackson談論孌童案子,越是讓我確認他們就是由江湖騙子運作的圖財行動。

在聖瑪麗亞第一次開庭中,Jackson家族全體穿著白色衣服,統一透露著強烈的無罪訊息。我向媒體遞上第一份辯詞,表達了他無罪的觀點和我對法庭的尊敬。我的辯詞說到這個案子不是關于“律師或者任何人,而且是關于名人的”。

這些辯詞是為了改變一下辯方氣氛,不是很重要,希望能比指控方律師略勝一籌。我不喜歡Jackson辯護律師的狂歡氣氛,我的觀點是,他們始終樂于以自己為中心。他們的公開發言對我來說很自私也很不專業,Jackson和蘭迪對他們也很沒信心,我的反律師發言產生了爭議,但是,為了新的勝利就孤投一擲吧,我仿佛看到愛爾蘭的祖母在天堂微笑。

檢查官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在洛杉磯和聖巴巴拉的兩大陪審團曾經在1990年初調查過Jackson,沒有人被指控,第三大陪審團在2004年曾經指控過Jackson。

在臨審期,地方檢查官湯姆·史奈頓曾經去過至少兩個國家,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去搜索受害者,聖巴巴拉謝里夫治安部分有個網站專門搜尋Jackson的犯罪信息。

主審法官不想拖延時間,圍繞著辯方的政治因素很可怕,龐大的律師團隊,大多資質平庸,不斷地破壞Jackson和我的關係,媒體的態度已經給Jackson了罪。他們就像一群烏合之眾,不斷地和密謀和創造一些弱點來攻擊你,通過各種途徑來敗壞我的名聲。前任女友們說她們感到陷入了令人厭惡的信息里,我接到過聲稱是“記者”的人想用好處取得內部消息,小報對一些爆炸性的報料需求量非常大。

這次審判就象鬧劇,全是小題大作的典範。比如,Jackson有天早上因為背部受傷去醫院,我通知了梅爾維爾法官,他一向神經緊張,如果Jackson不立即出現,保釋金就會消失。所以不管Jackson是不是還在穿衣服,我會監督他跑進法庭,他穿著睡褲進法庭的事已經成了媒體熱炒的材料,但是,那對于審判或者裁決沒有影響。陪審團主席后來告訴我沒有陪審員注意Jackson的褲子或者缺了什麼,這個案子的特點就是讓人吃驚,危機感和混亂。

很多時候,我被召喚到Neverland著手調查糾紛和很多危機的信息,Jackson看起來總是有新的注定就是要被解雇的“導師”,顧問或者律師,真是名符其實的“傻瓜的天下”,讓他們著手解決這些危機是浪費時間。

這次審判是有爭議的裁決,比如,審判法官允許以下這些:起訴方被允許用一段粗俗的,有偏見的英國紀錄片來說明Jackson有戀童癖,起訴方稱這是目的“證據”。

起訴方被允許引用杰克遜已經在民事法庭解決了的孌童指控,實際所花費用并沒有被證實(仿佛沒有人聽過!)。同樣也可以引用一些類似的孌童案例,這些案例甚至可以追溯到10年以前。就象畫蛇添足似的,法庭準許他們和看見發生了這些事的所謂第三方證人通話而對其真實性不做證實。

在起訴方反駁材料中,法庭允許起訴方播放一個據稱是受害者的警察的采訪錄音。當然,這很可能是傳聞,這些被受理的據稱是受害者的錄音簡直是在挑戰我風度的極限

為表示公平,梅爾維爾允許辯護方播放那些被剪切掉的英國紀錄片采訪底片,在那些采訪中,Jackson否認有猥褻兒童。

五個律師的證詞,三個屬于起訴方,兩個屬于辯護方,我始終相信律師是最容易被抹黑的證人,不管是什麼樣的奉承或者自大都是他們播的種。

在這次審判中我們比任何人想象經歷的“好日子”都長,但公眾卻看不到那些控方證人在被盤問時焦頭爛額的樣子。我猜是法官下了禁聲令,不過這樣也可以使法庭靈活一些,自私的預測者們讓審判扭曲了本來面目

我常常回到我的復式住宅,打開電視看到那些報導都會異常憤怒,以前紐約的控訴者們一說起看到的行為就會變得異常激動,他們的故事缺乏證據或者準確性。我一直認為我們已經贏了,但媒體報導的卻相反,當然,嫉妒或者不懂法律的人譴責了我一整天,對他們來說,參與非常規審判的律師行為都是上帝的幫助,這種傳聞應該徹底消失。

首先,我盡了一切努力來消除案子中的人種差別,我迅速抹掉了Jackson的公開身份中與穆斯林國家有關的東西,并且告訴他的父親在媒體面前不要談論種族問題,很明顯杰克遜是有著多種血統的混血,不幸的是,他身邊一些平庸的人卻想通過種族問題尋找突破口,這個話題總是讓人緊張。

我對這種東西的反應就是禁欲和隱士般地生活,我們居住在離媒體所在的酒店,飯店,酒吧很遠的托管公寓里,我一般晚上7點半睡覺,早上3點半起床。我們的人熬夜更新證人書藉和其它,他們有我公寓的鑰匙,隨時可能拿著更新了的書頁出現在我的樓梯上,我們這樣居住了6個月。

他的離世喚醒了我,我經常回憶深夜接到杰克遜的電話,他像小孩子一樣善良,卻缺乏安全感杰克遜懇求我不要和敵人同流合污,他看起來對所有律師的真正行為和專業態度都無法相信,我不停地安慰他,我會保護公民的權利而不是好萊塢明星,這個世界上最有名的人不忘叮囑誠實,正派的作風

14項指控全部無罪等于是辯護成功了,然而,我寫這篇文章的心情卻很沉重,杰克遜是我遇到的最善良,可愛的人之一。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用愛,音樂,藝術拯救世界,世界因為有了他而變得美好多了。

下面是杰克遜律師托馬斯·梅瑟奧的采訪:

律師托馬斯·梅瑟奧在律師界很受推崇,普遍被認為是本國最好的審判律師之一,梅瑟里奧先生被同行選為“美國最好的律師”之一,并且被列入加利福利亞州最有影響力的100位律師之中,這些只是他的榮譽中的一部分,梅瑟里奧先生參與了辯護邁克爾·杰克遜在2005年的孌童案指控,從中了解到了Jackson在審判中心酸的內幕。

DK = 德博拉·庫尼什
TM = 托馬斯·梅瑟奧

DK:Jackson是什麼樣的客人?跟他合作感覺怎麼樣?

TM:跟他合作很愉快,他很配合,喜歡聆聽,也很尊重我,蘇珊律師還有其他律師。唯一的一件壞事就是他有時候不容易接近,很難找,我想這可能是他對這個程序的恐慌,但總的來說跟他合作很愉快。

DK:我猜如果讓人們把你說得這麼美好就很難了,那麼他是怎麼處理這麼大的壓力的呢?

TM:我想他很難受,你知道我經常一大早和他談話,我的生物鐘讓我習慣晚上7點半,最多8點鐘睡覺,然后早上3點起床,從不改變。Jackson也是一大早就起來在Neverland散步放鬆心情,看看天空,月亮,星星,他經常三四點鐘給我打電話,他很焦慮,看得出來有時候他很沮喪,他有失眠的毛病,這是很多像他這樣被指控犯罪的人們的通病。

DK:當我采訪阿佛洛狄·瓊斯時,他提到指控方已經叫了證人和跟Jackson很親近的朋友,其中一些證人好不容易才被找到,那些證人說什麼?

TM:那真是可怕的經歷,讓人痛心和害怕,他不敢相信他聽到的有些陳述,他不敢相信有人會指控他傷害兒童!那是折磨!那些事情Jackson連想都不會想,為了指控他的罪行而找來證人,那些證人明顯就是在說謊,他們想讓Jackson背負這個官司,讓他害怕,讓他沮喪。

DK:審判持續了4個月?

TM:差不多5個月,從1月31日到6月中旬。

DK:你去庭審頻率怎麼樣?

TM:1周5天。

DK:無罪判決什麼時候宣讀的?Jackson反應怎麼樣?

TM:那個特別的日子里Jackson看起來很可怕,他兩頰下陷,走路很虛弱。直到宣讀最后一個詞“無罪”時他也不發一言,一共有14項“無罪”,其中10項重罪,4項輕罪。最后他擁抱了我說了聲“謝謝”。

DK:審判最后判決宣讀結束之前,我聽說你很肯定能為Jackson洗脫罪名,那是你一貫的感覺嗎?

TM:我有強烈的直覺這次的陪審團不能給他定罪,我不知道有的陪審員是否能公正地把他的罪名全部除去,我有這樣的直覺,其他人我不確定。記住,我不認識他們,也沒跟他們講過話。我在審判中觀察過他們,我認為不管Jackson是否能被宣告無罪,他們也不可能找到12名證人來證明他有罪.我只是對陪審員不是太確定,因為我不認識,但當被宣告無罪的時候,我對他們有了好感,我感覺所有的指控都將被宣布“無罪”。

DK:被開釋和被宣判“無罪”有什麼區別嗎?

TM:我知道我不應該說這些,但在美國大多數州地方,你需要徵得陪審圖一致同意才能定罪或者開釋,在加利福利亞州則需要12名陪審員的同意,否則就成審判未決。審判未決就是說這個人未被定罪或者開釋,他們還可以就審判未決繼續申訴。當我聽到他們的每一條裁決時,我知道我心里認為“無罪”,但直到真的聽到的時候,我強烈地感覺到有些陪審員並不想在這方面給他定罪。是不是所有的陪審員都這樣,我就不清楚了。當我聽到他們達成一致裁決時,我對自己說,他應該全部無罪。

DK:你有什麼特別的關于Jackson的信息想和大家分享嗎?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想讓大家知道關于Jackson和他的審判的事嗎?

TM:Jackson是我遇到的最可愛,善良的人之一。他想做的事情已經超越了一名音樂天才應該做的。他想通過愛,善良,藝術,音樂來拯救世界,我相信世界有了他會變得更加美好。他很有紳士風度,善良。還有,這可以描述成普救Jackson和Jackson本人,普救Jackson想改善這個地球,想讓世界關注兒童,認為兒童沒有得到應有的愛。我們應該減少對世界的傷害,減少卑鄙的行為,減少貧窮,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他認為關愛兒童是實現這些目標的辦法,普救Jackson認為他能通過音樂,愛,人道主義的作風拯救世界,他是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之一,他也是吉尼斯世界記錄中為兒童捐款最多的人之一,這些媒體都不曾關注過。還有,Jackson本人我曾接觸過的,他是一個喜歡看見孩子笑的人。為了讓孩子們開心,他建造了Neverland。他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之一,他本可以自私地消費這些錢。但是,他建了動物園、游樂園、劇院,他給孩子們建造了雕像。如果你看到他家里的藝術品,許多都是以兒童為主題的,你會看到他們很高興,會為他們是誰而肅然起敬,他們的種族、信仰,他們的身世和他們擁有的本國傳統。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喜歡看見孩子笑的人。他喜歡看見一個在貧窮和暴力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來到Neverland,這些孩子看見長頸鹿笑,看見大象也會笑,拿到免費的冰激凌就開心的不得了。這些對MIKE意味著很多,因為他是個很好的人。但是不幸的是,當你是這樣一個天才、你還很有錢、並且你還有點天真,不想時時刻刻卷入到金錢事務和法律事件的時候,所有的鯊魚就會圍上來。他只想做一些有創造性的事情、人道主義的事情,這也使得他成為瑣碎的訴訟和控告的眾矢之的。

DK:這很了不起,因為我真的想通過這個,讓人們知道真實的他。我覺得,現在這樣的人很少了。

TM:沒錯,因為媒體想要轟動效應,想要人們一敗涂地,他們拼命想要他被判有罪,這樣就會有經久不息的關于他看起來如何如何,他在監獄里怎樣怎樣,他是否會自殺的故事了。相信我,他們在他的有罪言論上不惜口舌,不遺余力的以他們希望的方式歪曲所有報道,這會影響陪審員來判定他有罪。甚至在那時有很多針對我的惡意中傷。

DK:真的?

TM:沒錯。

DK:這樣的世界很令人傷心,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TM:每個人都想從他的毀滅中撈取好處。這個很可怕。宣判他無罪,為他做無罪辯護是我這輩子最驕傲的時刻之一……現在回想,審判之后他生活的大約四年多的時間里,至少他是和他的孩子們在一起,并且被證明是清白。那場審判很不公平,那個訴訟很不公平,完全不可信

TM:在他的葬禮上(我出席了他的葬禮)有一個年輕人,在上世紀80年代因為發生在加州南部的一個案子而備受關注,他的父親把他泡在汽油中然后投入火中,因此燒傷了他身上的大部分地方,包括臉(這個年輕人現在叫作戴維,以前叫大衛·羅滕伯格),Jackson照顧了他。戴維在葬禮上講了話,說Jackson是多麼和藹、正派、慷慨和美好的人。我碰巧也知道全世界有一些這樣的接受過Jackson幫助的孩子,殘疾孩子,患病和殘障的孩子。Jackson給他們開支票,但是沒任何人報道過。他做這些不是想以此聞名,他做這些是因為內心使然。你知道嗎?我認為,曾經發生的最殘酷的事情之一就是拿他對孩子的愛和幫助孩子的意願轉而攻擊他,叫他怪物,就像在審判中那樣。真是太可怕了!

DK:你拿對一個人最重要的事情,轉過來反對它。

TM:看看Michael和這些事,這很令人心傷。你知道的,他因此付出的代價。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從情感中恢復過來。

DK:我想那應該是很難做到的事情。謝謝你和我分享的一切。

(翻譯:aliceleng 來源:MJJCN.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