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的小眼睛大世界

關於部落格
If you enter this world knowing you are loved



and you leave this world knowing the same,



then everything that happens in between can be dealt with.
  • 649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我想,是該離開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時候了

  【哈利.波特】

11歲的時候,那時他們叫你大難不死的男孩。

跟著大難不死的你,我膽怯而不確定的撞向九號十號站台之間的牆,來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眼前突然間就變得寬闊了。從那一刻起,我開始旁觀你從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發的人生,表面上波瀾不驚,內心裡卻潮水暗湧。
其實那時的我,和你一般大。

你像榮恩一樣有冷幽默的天分:
達力:『聽說他們在開學的時候要把人的頭浸到馬桶裡。』
哈利:『我想馬桶一定沒有浸泡過你這麼噁心的頭吧?它可能會吐呢。』

你像鄧不利多一樣願意相信別人:
花兒:『有人不小心把日期透露給了外人。』
哈利:『我們必須彼此信任。我信任你們大家,我認為這個房間裡的人誰也不會把我出賣給佛地魔。』

你像你的父親詹姆一樣熱愛自己的朋友:
榮恩:『他給我熄燈器就挺有用。他一定知道——我會離開。』
哈利:『不,他一定知道你一直都想回來。』

面對意若思鏡的鏡子,你看到的是親人而不是權力和財富;面對死亡的威脅,你想到的是愛人而不是逃避危險。你一直想做一個普通人,你一直想像榮恩那樣擁有一個溫暖的家,跟兄弟姐妹們一起為了某個笑話開懷大笑,你甚至羨慕奈威,因為奈威比你平凡。你最終還是勇敢地面對佛地魔,並打敗了他。這一刻,你是名副其實的『救世之星』了,可你讓露娜引開眾人的目光,躲開了眾人的注意。你甚至沒有告訴自己的孩子,你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父親,以至於後來小阿不思在火車上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都盯著他的父親看。
你不想出名。

可你還是出名了。塵世如露,浮生若夢,你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想平凡都是那樣的困難。為什麼最後你選擇的是金妮而不是妙麗?我想也許就是因為在金妮那有點狂熱有點片面的愛情裡,你才是一個凡人。

哈利,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妙麗.格蘭傑】

原本以為天狼星能陪伴哈利直到最後,可是天狼星終於摔倒在那道帷幔後面;原本以為鄧不利多可以陪伴哈利直到最後,可是鄧不利多終於跌落在那段圍牆底下;原本以為榮恩可以陪伴哈利直到最後,可是榮恩終於消失在那片森林的雨幕中。

到最後,自始至終陪在他身邊的,只有妳。

他是救世之星,妳不是;他有毀滅黑暗的使命,妳沒有。為什麼,為什麼妳不離開?為什麼妳不回家?為什麼妳要把他的責任背在自己身上?他沒有問,而妳,自然也就沒有回答。

他愛妳嗎?妳愛他嗎?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妳會在所有人都懷疑他把自己名字放進火焰杯時,不用他說什麼就相信了他;我們只知道你會在所有人都慌亂地逃避食死徒的追殺時,沒有忘記把他的隱形斗篷放進珠串小包;我們只知道妳費盡心力為他組建了忠實於他的軍隊;我們只知道妳抓狂般的撲進他的懷裡,語無倫次地對他說他不會被學校開除;我們只知道妳在他最黑暗的歲月裡,陪他第一次回到他的故土,在他父母的墳墓上放上鮮花。

妳也會有點小動作,妳會打斷他跟張秋的約會,會在他看到媚娃時讓他『老實點』,會在他最需要鼓勵的時候親吻他的面頰,會在他提出『妳能不能換個話題』時撒嬌說『我就不換個話題』。

於是到最後,我們也不知道妳愛不愛哈利。

妳和他,不是朋友,不是愛人,甚至不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他和妳的關係無法用已知的詞彙去概括,因為那是獨一無二的--------他是妳的哈利,妳是他的妙麗。

於是鄧不利多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一切,他對哈利說,我要用格蘭傑小姐牽制你。因為他知道妳是哈利的智慧。於是張秋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一切,她知道,那是他『親愛的妙麗』。她永遠無法挑戰妳在哈利心中的地位。於是貝拉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一切,她知道這個『麻種』不在身邊,哈利和榮恩會失去靈魂,無法逃脫那個地牢。於是哈利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一切,一次次與妳牽著手完成驚人的冒險……直到最後--------哈利在赴死之前想起他所愛的人,妳的名字出現在了第一個--------也許這不代表什麼,但妳又豈會在意?

妙麗,妳已經伴了他一路,因為有些愛,是不必表達,也是無法表達的。




【榮恩.衛斯理】

在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當哈利向抱著斑斑、滿臉雀斑的你伸出右手,哈利造就了你,你也造就了哈利。

你羨慕哈利傳奇的經歷,哈利羨慕你美滿的家庭。人們說,沒有哈利,你什麼都不是。好吧。可是沒有你,哈利也什麼都不是。

依然記得,你開著汽車把哈利從水臘樹街四號的牢籠裡救出來,你給了哈利魁地奇世界杯的門票,你想到了用蛇妖的毒牙摧毀分靈體……你成為了哈利的第一個朋友。哈利太需要朋友了,太需要你了。
衛斯理一家沒有錢,沒有權力,甚至也沒什麼地位,可他們是一個溫暖的家,這對於哈利跟妙麗這樣從麻瓜的世界裡來的孩子,是最安全的避風港灣,是最可貴的棲身之所。

於是最終,哈利跟妙麗真正成為這個家庭的成員,因為他們不願意離開。哈利跟妙麗白頭偕老固然是個很美的傳奇,可哈利跟金妮、榮恩跟妙麗舉案齊眉,不也是個溫柔的故事嗎。

當然,你不完美。你退縮過,猶豫過,背叛過,嫉妒過,但你的友誼仍是哈利最大的財富。
榮恩,依然是那個偉大葛來芬多。




【柯林.克力維】

你第一次出場的時候,是在密室的那一本。

當時的你幼小,以崇拜偶像的姿態尖叫“哈利,我能要你的簽名嗎”,此後的你無孔不入,扛著相機拍下哈利所有的好的壞的美的醜的狀態,讓當時的哈利厭惡,卻讓我們覺得可愛。

順理成章的你加入了後來的鄧不利多軍隊,卻一點也不順理成章的偷偷加入了最後的戰鬥,成為鄧不利多軍隊中唯一的一個不夠年齡卻犧牲的人。

死神的聖物這一本中死亡司空見慣,可是一直,最令我難以釋懷的就是你。你是麻瓜出身,爸爸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送奶工,死的時候你依然幼小,可感覺如此高大。可是,柯林,你本不必的啊。

闔上書的一刻我突然透徹,原來從一開始你崇拜的就未必是哈利,而是你認定了要追隨一輩子的勇氣和無畏。


【跩哥.馬份】

你的父親被哈利送進阿茲卡班,但你的報復僅僅是在火車上踩了哈利的鼻子;你一直叫妙麗『麻種』,但在萬應室裡你阻止克拉向妙麗發射死咒;你用自己的智慧把食死人們帶進學校,但面對垂死的鄧不利多,你垂下了魔杖。

沒錯,你討厭他們,但你從未想過要你討厭的人死,這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羅琳在死神的聖物那一本把你硬生生寫成了跑龍套的,但我仍然能感覺你的掙扎,你的悔恨,和你的無可奈何。你生在銀色和綠色編織的家庭裡,注定無法讓自己開出紅色和金色的花朵,但這並不妨礙你成為一個可愛的人。

十九年後,當你在煙霧繚繞的王十字車站再次遇到他們,你只是點點頭。
跩哥,你仍未釋然嗎?
我知道,你其實很想走上前,對他們說,你們好,哈利,榮恩,妙麗。



【露娜.羅古德】

露娜,我怎麼也無法掩飾對她的偏愛。

大智若愚,平靜從容,還能想出什麼更好的詞語來形容她呢? 或許這些都不適合,唯一適合的就是她自己的名字,她就是她,瘋姑娘也好,羅古德也罷,她都是無可替代的美好。在鳳凰會的密令中她那麼輕描淡寫的說『你知道的,他們叫我瘋姑娘』,在死神的聖物中那上千個連接起她的世界的詞『friends』,都令我如此震撼……連最後的謝幕都這樣與眾不同:

『哇哇!! 快看啊,那有一隻八寶怪!』
哈利在她的掩護下逃離了眾人的視線。

永遠的不著邊際,永遠的雲淡風輕,永遠像春風化雨,滋潤著每一個願意看她『發瘋』的人。
她能一語道破令人不愉快的真相,但卻很少這樣做。她看到的,想到的,其實遠比她說出來的多。

『失去的,總會回到我們身邊』記得曾經她是這樣對哈利說。
那一刻起,她早已不是露娜,而是羅威娜.雷文克勞。




【自由的小精靈.多比】

『每一種生物中,都會有一些異類。』鄧不利多是這樣和哈利提起你的。

12歲時的暑假,你突然出現在哈利的臥室裡,莽撞的告訴哈利不要回到即將又陰謀上演的霍格華茲,一邊又由於透露了主人的秘密而重重的懲罰自己,玻璃球一樣的大眼睛浸滿了淚水。之後的你又數次的出現,警告,依然伴隨著對自己的懲罰,玻璃球一樣的大眼睛透露了對自由的渴望。

依然記得被解放時候的你那神氣的樣子,用自己的魔法將前主人打下台階,然後揚起一隻手指,堅定地說『不許你傷害哈利.波特!』玻璃球一樣的大眼睛充滿了自由的喜悅。

只是最後,玻璃球一樣的大眼睛最終只能映著你已經看不到的星光。可是我們知道,我們都知道,那滿天閃爍的星光依然可以照進你的心裡,而你,一定是天上最最明亮的那一顆星星。

多比,你在貝殼居的墓上該開花了,對吧? 你的確是異類,因為你一直是自由的。

這裡安葬著多比
         ---- 一個自由的精靈



【獅子阿爾發.布萊克】

你就這樣消失了,在怪角痛苦的注視下,消失在冰冷的湖水裡。

你是天狼星的弟弟,可是你們活的就像組反義詞。天狼星叛逆的把自己和家庭分離的乾乾淨淨,你卻用隱秘但卻最有力的的方式對抗自己曾經的信仰,整個過程中,你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哪怕是怪角,一個卑微的家庭小精靈。你選擇了保護所有人卻犧牲了自己的路。但卻也是最對得起自己的路。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又怎麼足夠形容改得如此決絕悲壯的你呢?

戰鬥!戰鬥!以勇敢的獅子阿爾發的名義!


【賽佛勒斯.石內卜】

你是在父母的爭吵聲中長大的。一個人蜷縮在角落裡,沒有純正的血統,沒有顯赫的家族,沒有野心,甚至有些怯懦的。

後來,史萊哲林接受了你。對於少年時的你來說,葛來芬多是帶給你屈辱的名字,而雷文克勞與赫夫帕夫也只是在你被侮辱時哄笑的旁觀者,霍格華茲所有的意義都在史萊哲林。是的,你愛著史萊哲林,即使在這裡求學的時光充滿痛苦的回憶。在騎不上飛天掃帚遭人嘲笑的時候,再被倒吊著羞辱無能為力的時候…

史萊哲林原諒了你的失敗。所以,你加入黑魔王的陣營,倔強的追求能夠保護自己的強大力量。所以,多年後你重新回到霍格華茲任教的時候,也以同樣的寬容保護著史萊哲林的孩子們,像一位護短的父親。

可你的一生卻從頭到尾都是自卑的。

你懂得自己的天資,你給自己起綽號叫混血王子,你鄙視麻瓜和麻種,但那又怎麼樣?那不過是你自卑的變相體現而已。

生活教會我們,自卑和自尊是一對雙生兒,所以那時候,你才會以那樣一種自卑但驕傲的方式愛上了那個人,你才會以那樣一種驕傲但自卑的姿態徹底的傷了那個人,那個名叫莉莉.伊凡,擁有綠色溫柔目光的女人。

後來你用那麼自卑的方式去請求黑魔王,你用那麼自卑的姿態去投靠鄧不利多,可是依然沒有保住莉莉的性命。以後的日子裡,你用自卑的方式默默的保護著莉莉的兒子,卻由於高傲的外表招來了憤怒和非議。你卑微的遊走於黑魔王與鄧不利多之間,以卑微的姿態進行著高尚的事業。

你固執的在人前保持著那份令所有人都習以為常的冷漠。你對哈利說『摔斷胳膊也要交作業』,叫妙麗『讓人忍無可忍的萬事通』,諷刺榮恩『實心到在這間屋裡幻影移形半步也不能』,你『害』了天狼星,你『殺』了鄧不利多,你『傷害』了喬治,你『出賣』了哈利……是的,你幾乎已經成功地隱藏了你的愛,你幾乎已經成功地讓所有人都恨你。

可那頭高貴的銀色雌鹿,終於還是洩露了你全部的感情。

在天狼星的家裡,莉莉熟悉的字跡,竟然讓37歲的你淚流滿面的跪倒在地。你把有莉莉簽名的那頁折起來揣進袍子裡,藏在了你認為最安全的地方。你把照片撕成兩半,留下了照片上有莉莉笑容的那部分。這就是你全部擁有的。

你忍辱負重那麼多年,付出了那麼多,那麼沉重,可是得到的,卻少的可憐,你卻還是無比珍惜這一切。你就這樣自卑的愛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但你可知道,你的一輩子其實是如此的閃光,儘管你死在了黑暗骯髒的尖叫屋,儘管你只來得及說了一句『Look at me』。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最後那雙綠色的眼睛終於只歸屬你一個人。

一直以來所有人都這麼對哈利說,『你簡直是你爸爸的翻版,只有這雙眼睛像極了你的媽媽。』

是不是多年來,你就是看著這雙眼睛支撐下來的。是不是這麼多年,你的思念和呼喚終於可以在這一刻呼之欲出了……有她的注視,你會走得很坦然吧。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莉莉了嗎?你看到當年青梅戲竹馬的年紀裡,那個盪著鞦韆的女孩,對你微笑了嗎?

『阿不思.賽佛勒斯,我用兩任霍格華茲校長的名字給你取了名。他們其中的一個就是史萊哲林,而他大概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勇敢的人。』這是莉莉的兒子對你的評價,你聽見了嗎?

石內卜教授,當哈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你在哪裡的天涯海角啊。



【阿不思.鄧不利多】

從哈利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一直保護著他。

你懂得那麼多,那麼善良那麼慈祥,給我們留下了出了多大的危險都不會有問題,因為每一次你總會及時趕到。你打敗了蓋瑞.葛林戴華德,成了無敵的接骨木魔杖的主人;你保護了霍格華茲,在黑暗的年代裡守衛著最後的光明;你教導了哈利,告訴哈利關於愛的真諦。你被稱為當世最偉大的魔法師,是正義的化身,是力量的源泉,是哈利心中信仰的圖騰,是所有熱愛光明的人眼中永遠翱翔的鳳凰。

然而,當那天塔樓上閃過綠光,你像蠟像一樣從高處墜落,我們突然發現我們失去了依靠。就好像我們在受到傷害的時候總是會想起父母,而父母對我們的安撫也總是顯得理所應當,可是當有一天,他們離去了,我們才發現原來我們失去了心中依靠的地方,我們才發現獨自一人面對世界需要多大的勇氣。

後來你的神聖形象突然被顛覆了。

『阿不思鄧不利多的生平與謊言』,我們才發現原來你的生命並不是我們一直想像敬仰的那般燦爛華美,原來你的生命也這樣的真實,像明亮的太陽依然會有黑子。

當你在剛特舊宅裡戴上重生石做成的戒指的時候,當你在山洞裡喝下致命的藥水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已經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忘記,發現自己永遠無法解脫呢。

你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而是一個真真切切的,有光明有陰暗有成功有失敗愛過恨過也錯過的人。
你愛你的父親,你愛你的母親,你愛你的妹妹亞蕊安娜,你也愛你曾經的伙伴葛林戴華德……

我們都懂。你教會了我們愛與勇氣,責任與成長,而你自己卻一輩子與你愛的人們錯過。都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而你回頭,卻找不到自己的彼岸。

阿不思,我們希望你在天堂能夠自由自在的被愛。



【黑魔王佛地魔_湯姆.瑞斗】

誰的寂寞與生俱來。

你生下來便活在一個格格不入的世界,沒有魔法,沒有父母,沒有人能夠理解你的寂寞,麻瓜的小孩無法成為你的朋友,倫敦的孤兒院也無法成為你的家。

你知道自己屬於魔法世界。所以當鄧不利多突兀的出現在你面前時,你才會興奮莫名;所以當你終於來到了霍格華茲時,才會如此迫不及待的去了解這個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或許在霍格華茲的時候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以至於你甚至一度將那裡當作家一樣的地方。可後來,當你向迪佩特教授提出留校執教的申請時,卻被拒絕了。霍格華茲關上了對你的門,所以你也關上了對世界的門。
你不再需要朋友也不再需要理解,你變成一個令別人害怕得幾乎不敢提及的魔頭,你的世界是堆積的白骨,你捲起殺戮的旋風,吹過魔法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可是,在那個陰森的墓地裡,你輕輕的嘶聲向哈利訴說著家史:

『看見山坡上那所房子了嗎?波特……我的父親在那裡住過,我母親是個巫師,愛上了他。可當她說出自己的身份後,他拋棄了她,我父親他不喜歡魔法……』你一直寧可相信父親是因為母親的巫師身份拋棄了她,而不願相信父母的相愛,也只是魔藥下的假象嗎?

在你的重生晚會上,在食死人到來前,你那樣坦然的獨自回憶著悲慘的過去,可是在食死人到來後,你收起了悲傷,興奮的向他們炫耀你的所向匹敵。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與你分享內心的傷痛?還是什麼時候開始你學會了偽裝,在所有人面前,裝作無欲無求?

你就那麼單純又執拗地編排著欺瞞自己的謊言。整個故事從開始到最後,你就是那至邪至惡的源頭,每個人憎恨你,指責你……對,你不懂愛,可那所謂的愛對你而言又是什麼?

童年的你不曾得到過,求學生涯中的你不曾得到過,直到現在,你還是沒有得到……已經沒有人會愛你了,你自然也不會知道愛是怎樣的一種東西。所以你說,你不需要愛。瘋狂的複製靈魂,你也不過想證明你一個人可以過的很好,與其說是證明給世人看還不如說是證明給自己看。

而你可曾想過,無盡的黑夜是不是真的就能掩蓋一切?如果你生來便有個溫暖的家庭,朋友…如果當年鄧不利多給予了你足夠的關懷,而不是疏遠你……那麼一切會不會都不一樣呢?

記得你那麼驕傲的告訴我們,你是史萊哲林的王,你是至高無上的黑暗君主,你要將史萊哲林的一切一切發揚光大……可是一直以來,我更願意叫你湯姆.瑞斗。

終於故事還是結束了,你倒下,全世界歡呼,真是個轟轟烈烈的結局。
『如果英雄不分正邪,也許,他是的。』

湯姆,最後你還是回到了霍格華茲嗎?他們說,你將長眠在那個唯一為你帶來過快樂的地方……湯姆,如果有來世,做個普通的孩子吧,要開心一點……




~~~~~~~~~~~~~~~~~~~~~~~~~~~~~~~~~~~~~~~~~~~~~~~~~~~~~~~~~~~
人的一生能有幾個十年呢?

最終,羅琳讓一瞬間到了十九年後,哈利,你長大了。
可我們還依稀殘留著當年的樣子。看著哈利攜妻帶子,額頭的傷疤再也沒疼過,如此幸福。

我明白,是我該離開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時候了。就像我當年無意間跟隨著他走進來一樣,攜帶著這些年來你們給我的財富,再靜靜地走出去,繼續我自己的生活。 


文章轉載:http://blog.yam.com/wolf945/article/34259315
原文出處: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226/00/3987659_81366179.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